釣魚城  

 

文:Xavier

13世紀開始蒙古崛起,不僅滅了西夏,南宋宿敵金國也被打得搖搖欲墜。蒙古伐金時正值宋寧宗在位,南宋左丞相余端禮跟出使金國的大臣衛涇都注意到草原新霸主蒙古會是將來最大的威脅提醒寧宗注意,寧宗得知後亦認同之。

 

既然知道蒙古是中原和南宋未來最大的威脅,到底該怎麼面對?南宋朝廷曾出現過意見分歧跟爭論:該援助金國抵禦蒙古還是跟蒙古合作滅掉世仇金國?

 

工部侍郎喬行簡認為若金國被蒙古滅掉,南宋只是換了一個更強大的敵人,認為宋廷應該繼續給金國歲幣,幫助他們抵抗蒙古,也是為自己爭取時間,吸取了北宋「聯金滅遼」的教訓。

 

另一派的意見則是滅金拒蒙,以大臣真德秀為代表,真德秀認為金國不可倚賴,南宋不應該再給金國歲幣,還可以趁金國遭受蒙古攻擊之際出兵搶佔地盤撈點好處,以增強自身實力應付將來的蒙古。

 

喬行簡的主張看似理性有遠見,不少文史工作者也認同這樣的觀點,認為南宋應該持續金援金國,讓金國來抵禦蒙古,亦是在保全南宋。這主張只對了一半,看似大方向是正確的,實際上只看到表面忽略了現實條件,這是很多人評論史實經常會犯的毛病,因為這個主張能不能執行取決於金國對蒙古作戰中的表現。

 

如果金國在蒙金戰爭中能維持一定的抗衡態勢,南宋的歲幣金援才會有意義,偏偏金國對蒙古的作戰中大都屈於劣勢(雖然也曾擊退過蒙古軍),戰況呈現一面倒,要不是蒙苦還要攻打其他國家,以及金國國土面積廣大,否則金朝還會更快崩潰,在這種情況下即便南宋給予金國金錢和物資援助也幫助不大,極可能付諸流水,並且得罪蒙古

 

另外,宋金也不可能真的合作,金宣宗時期金廷為了彌補對蒙戰爭中的龐大損失,還異想天開的進攻南宋,希望在南方佔領土地掠奪資源,但很快就被南宋擊退造成兩敗俱傷,因此南宋更不可能跟金國聯合。

 

又如金哀宗時期已被逼到絕境的金國甚至一度動起奪取南宋四川做安身地的念頭,說明了金國一直都是不懷好意。縱使宋金能拋下過往恩怨,雙方也都各有自己的盤算不會同心,所謂「聯金抗蒙」只是後世不了解情勢下的一廂情願。

 

但若是不跟金國聯合,南宋在初期也不能立馬和蒙古合作,畢竟金國還有緩衝的作用,一旦金國太快被滅掉,南宋馬上要面臨蒙古更強大的軍事壓力。在兩難之中,最後寧宗朝做了一個折衷的決定,既不聯合蒙古攻打金國,也不給金國歲幣,持續觀望蒙金戰爭的後續發展再做因應。

 

到宋理宗時期,蒙金戰爭的態勢可說已經沒有太多殘念了,金朝滅亡只是時間問題,蒙古大軍也逐漸進逼宋金交界,宋廷終究得做出抉擇。由於金朝只剩最後幾口氣敗局已定,援助不切實際早已不可能,理宗考量過後最終決定「聯蒙滅金」。

 

南宋派出名將孟拱率領部隊進攻金國,切斷金哀宗逃跑的退路,並約定滅金之後,黃河以北歸蒙古,黃河以南歸宋,多爭取一些戰略空間,但由於雙方沒有明確的文字協議,為之後的爭端埋了伏筆。

 

得知宋蒙達成聯盟之後,金國派出使者完顏阿虎爭取南宋支持,力陳:「蒙古滅國四十,遂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齒寒,理所必然。」試圖以唇亡齒寒的道理說服南宋進行和談。

 

但此時金國根本沒有讓宋廷支持的條件,也沒有談判的本錢,想當然耳宋理宗不為所動予以拒絕,西元1234年宋蒙聯軍攻入蔡州城,金哀宗自縊、完顏丞麟死於亂軍之中,金國正式滅亡。

 

因此,有人說南宋就是沒有吸取北宋的教訓最後才招致滅亡這是不對的,南宋從頭到尾都清楚意識到蒙古才是潛在最強大的敵人,包含蒙古在滅金戰爭末期曾想借道南宋攻金,但遭宋方拒絕,就是因為南宋認為蒙古借道不單是為了攻打金國這麼簡單。

 

只是當時的時空背景已由不得南宋,從宋寧宗拒絕再給金國歲幣到最後理宗決定「聯蒙滅金」等,都是順應當時的情勢所為,情勢所逼南宋其實沒太多選擇,只能無奈的走一步算一步終至亡國。

 

[Xavier說歷史] 從瑯琊榜赤焰軍案看南宋岳飛平反

 

Xavier元創主義Facebook粉絲團:

看Xavier獨特觀點的精闢解析

, , ,
創作者介紹

Xavier 元創主義

Xav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