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婦  

 

文:Xavier

 

反課綱微調的學生林致宇接受專訪時一席:「說慰安婦全被強迫,有證據嗎?」的反問,在網路上引發熱烈討論,不過有別於先前不少網友對反課綱的力挺和同情,這次倒是引起不少批評,連被視為親綠、長年反政府的PTT都出現很多批評聲浪,一些反課綱的同學內部也出現雜音。

 

 

原因就是林姓同學這一席話,普遍給外界一種有些慰安婦是自願”的觀感,這和臺灣過去對慰安婦的主流認知有段落差。的確,這世上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狀況都有,”也許”當時曾有一小部分的人為了”討生活”去充當慰安婦,但不可否認的,絕大多數的慰安婦都是被強迫的,也就是說”全都是被迫”不見得百分之百精確,但”絕大多數都是被迫”應該是沒有爭議的。

 

 

更何況,如果是為了討生活不得已而充當慰安婦,用”不是被迫”這樣的字眼也相當不妥當,畢竟她們也是因為環境所逼、在戰亂年代的不得已(嚴格來講她們也算是被迫的,是被”活不下去”四個字所迫~),試問有誰是真的打從心底願意?或許林姓同學沒有惡意,但這樣用詞的不僅慎跟草率,也是令人搖頭嘆氣,更對那些當過慰安婦的老一輩造成二度傷害。

 

 

 慰安婦 2

韓國慰安婦議題幾乎沒有爭議 臺灣卻因為多了中國因素變得更為複雜

 

 

那為什麼會有反課綱的學生出現這種”脫序”的言論,關鍵還是”過度的仇中心理”在作祟。以國民黨政府的立場來說,越是去放大強調日本殖民臺灣時的種種暴行,塑造出國民政府光復臺灣、解救臺灣的感覺,越是能加強臺灣跟中國的連結,對國民黨遷臺後的執政更有利,這樣的史觀確實不完全客觀、帶有大中國色彩,有些反課綱微調的學生怕的正是這個。

 

 

但相對的,保有臺灣主題性,不想與中國有太多連結是一回事、仇恨中國又是一回事,為了反中刻意去淡化日本殖民臺灣時的黑暗面、美化對臺灣的貢獻面,也會出問題、而且是很大的問題,這同樣不是面對歷史應有的正確態度。很多人沒注意到,當你在砲轟別人對歷史偏頗時,自己卻也默默的成為偏頗的人,只是偏頗的點不同。面對這段歷史的正確態度是:不要過度的妖魔化,但也不要避重就輕的替它開脫。只是很遺憾,有很多人始終沒辦法這樣去就事論事。

 

 

甚至有些人會拋出神之論點:「國民黨以前也曾強徵過軍妓,是有好到哪裡去?」(更甚者會搬出時空背景不大一樣的軍中樂園類比)。的確,國民黨在中國大陸確實強徵過軍妓,如徐蚌會戰第三階段,國軍撤退到陳官莊的途中,就曾擄獲不少女人到包圍圈當官太太跟妓女(軍紀敗壞也是國軍在中國大陸失敗的原因之一)。如果上述這段歷史你是第一次聽到,正要在google搜尋引擎打入”徐蚌會戰”這四個字,那代表你需要用更謙卑的態度面對歷史跟學習。

 

 

Xavier得說很多東西一碼歸一碼,國民政府曾犯過類似的錯誤(強調是類似,差異處還是很多~)當然可以檢討,但不代表就可以抹滅日本在二戰強迫亞洲婦女充當慰安婦的事實,因為過度仇中產生的圍魏救趙永遠不能解決問題,反而製造出更多問題,偏偏網路上這樣的”拉別人來救援”又特別多。

 

 

這次反課綱微調的慰安婦爭議,正是反映了十多年來臺灣內部思想錯亂的情況。很多人高舉反中國化、愛臺灣大旗,在過度的情緒渲染之下,往往拿不出應對中國這個強大對手的辦法,反倒是很容易對日本產生莫名的情愫,只差膝蓋沒跪下去。殊不知如此的濫情,會讓臺灣在”被愛到”之前,就已經先蒙受了傷害。

 

 

如有些特定政治色彩的人喜歡拿八田與一來舉例,強調八田與一對臺灣有多大的貢獻等等。的確,日本殖民臺灣的時候確實有一些現代化的建設和制度,讓臺灣間接受益。但你有沒有認真去想過,日本願意建設臺灣根本的目的還是為了加速剝奪臺灣的資源,如果把這些刻意忽略,這跟喜歡強調中國化的人有什麼兩樣?一樣都是在用偏頗的觀點解讀歷史,來達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很多學生們沒注意到,正當你準備送走一個有問題的歷史課綱時,即將迎來的很可能是另一個有問題的史觀。在書上永遠看不到真正的歷史,大概是身為臺灣學生最大的悲哀。

 

 

Xavier元創主義Facebook粉絲團:

堅持獨立創作、獨家觀點!

理性與感性兼具的專業社論

,

Xav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先招認,我不支持這次反課綱,
    但我必須說,反反課綱拿慰安婦說嘴相當下流,美其名曰討論,其實出來說話的那幾個根本就沒有研究過這個課題,
    可笑的是,學生居然還踩進去玩泥巴一起秀下限,死抱著許文龍那套不放。
  • 訪客
  • 不錯的論點
    可是也有一派的論點在於,課綱應簡潔明要、中性客觀
    修改前的課綱本身就沒有"自願"這種描述
    反而是修改後的課綱才出現了"婦女被迫"

    確實就政治角度看來這個議題極為不智
    與其隨之起舞不如冷處理擺到角落
    但我認為正是因為理念很高,而選擇不去用政治角度思考
    正如同為何不等民進黨如果勝選再改回來的理由一樣
    "不讓政治或意識型態介入教育"